?

心,不會褪色

類別:唯美短句 | 發布時間:2019-12-31 | 人氣值:599
  剛剛坐定就聽見外面傳來了一陣吵鬧聲,我迅速走出辦公室想看個究竟。
  原來是樓道里的一個保潔工,手扶著一只拖把正對著小陳發火。此時的小陳一幅不屑的神態,靠在窗框上,悠然地從褲兜里抽出一只煙,剛要點上,看見我走了過來,急忙關滅火機,從我身旁繞到了辦公室。
  “發生了什么事,一大早就聽見這里吵吵鬧鬧?”我一邊向他們走過去一邊說,眼睛看著小陳走開的背影。她停止了發火,接下來卻是半天的沉默,剛才漲紅的臉上頓然間鎖滿埋怨和委屈,低著頭使勁地拖著地板。也許是我剛才厚重而嚴厲的發問,讓她產生了幾分畏懼,她始終沒有抬頭看我。
  我開始用平和的語調對她說:“我是這家公司的總經理,姓唐,剛才發生了什么事可以直接跟我說。”聽了我的話她才放慢了手中的活,抬起頭,很無奈的說:“唐總,您能不能告訴小陳,讓他以后別往地上吐痰了。物業部長批評了我好幾次,嫌我將這里打掃得不干凈。你知道的,痰印很難完全清除,每次總是很費力的弄干凈后,小陳一出來又會隨地亂吐。物業告訴我再出現這樣的情況,就要辭退我……”
  說到這里,她的語調有些顫抖,一種無奈和擔憂爬上了她的眉頭。她又低下頭,手中的拖把于是在她的憤怒中來回橫行。
  我明白了一切,看得出她非常在乎眼前的這份工作,于是認真地對她說:“這件事我會處理的,你放心,以后的這種情況,不會再發生了。”
  聽完我的話,她立刻向我投來感激的目光,連連說著謝謝,謝謝,嘴角開始浮現了一絲笑意。
  也許是小陳在接受我的談話后,意識到了自己的惡習。接下來的幾天,他很懂規矩,再也沒有聽誰說起他隨地吐痰的事。
  一天早上,剛走出電梯,就看見她正在彎著腰整理垃圾箱,不時從里面撿出了一些廢紙和易拉罐之類的東西放進另一個袋子??醇頁隼?,她笑著向我打了個招呼,并用袖子抹了一把額頭的汗。當我走到公司門口時我突然想起了鑰匙被落在了家里,于是在等待中和她聊了起來。她告訴我,她來自鄰近一個省的農村,她有一個七歲的女兒,她的丈夫在村里當小學老師。今年九月份女兒就到了上學的年齡,因為家境困難,才跟隨幾個老鄉來到這里。她說,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讓女兒在今年九月份進入學校……
  我在內心里突然滋生了一種憐憫,這種憐憫來自于我苦難的童年經歷。但出于對她自尊心的?;?,我告訴她,我公司正缺一名勤雜工,每天需要一到兩個小時的工作,工資每月結算,問她是否有考慮,如果想好了,可以隨時找我。
  她喜出望外的神情算是給了我一個最肯定的回答。
  從此,我的公司多了一個來回走動的身影。我的辦公室在她每天的笑容中變得窗明幾凈,一塵不染。她干起活來的熱情,讓我想起了魯迅筆下的祥林嫂,似乎總有使不完的力氣。我們親切的稱呼她大姐。每個月財務讓她領工資的時候,她總會重復無數次謝謝,一臉的滿足和激動。
  轉眼三個月過去了。一天中午,我正在看環球時報,聽見有人輕輕的敲門,隨后她進來了,卻只站在門口。她似乎有話要對我說,但似乎又難以啟齒。我看出了她內心的為難,就放下了手中的報紙,問她有什么事情。她低著頭笑了笑,然后紅著臉很慢地對我說:“唐總,你能不能將這個月的工資提前給我結算?”說完她抬眼看了我一眼,似乎在商量,卻分明是央求的眼神。
  我有些詫異,難道她要辭職,于是對她說:“當然可以,不過,你能告訴我因為什么?”她又低下了頭:“后天我丈夫要帶著我女兒來看我,我想給他們買件新衣服。我還想,”她頓了頓,“我還想給自己買件衣服。然后把我住的地方收拾一下,我想讓他們知道我在這里生活得很好,讓她們回到家中能安安心心的生活,不再為我擔心……”
  她說得很慢很輕柔,但很投入,似乎有一些陶醉,盡管她的語氣是那樣的為難和膽怯。
  我凝望了她幾秒鐘,然后拿起電話給財務交待了一番。放下電話,我告訴她,財務已經準備好了,其中有二百元,是公司給她這幾個月工作的獎金,給女兒買些學習用品。
你可能感興趣的
?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