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箱里的鄉愁

類別:唯美短句 | 發布時間:2019-12-30 | 人氣值:599
  現在的年輕人很少有見到風箱的了,大凡上世紀八十年代以前在農村出生的人,幾乎沒有不認識風箱的,大多還拉過風箱,有的還能說出很深的經歷。風箱,在我老家大都叫風翕,是過去那個年代做飯的必備工具,否則幾乎吃不上飯,或者吃生飯。

  從我記事起,就認識家里的兩個風箱。一個放在東面鍋灶的左邊,一個放在西面鍋灶的左邊。一個老舊些,一個新穎些。老舊些的風箱的把手都磨得很光滑了,磨得凹塌下去,磨下去的是歲月和風華,留下來的是斑駁和滄桑。這個風箱,拉著很輕,出風口的風小,適合老人和孩子們拉;而新穎些的風箱,大概比我的年歲大不了多少,表面上還透著憤青的模樣,張揚著陽剛之氣,卻少了幾分老道和沉穩。這個風箱拉著較重,可能制作的時候用料大,出風口的風也大,適合青壯年人拉。這兩個風箱一直伴隨著我家三代度過了那個年代。

  我從小就愛拉著風箱玩,那是把它當成了一個大玩具,愛看那進進出出的風箱桿,想聽那“呱噠、呱噠”的風箱聲,愿試那一陣一陣的自生風。而隨著年齡增長,風箱至于我成了做飯工具的時候,就另當別論了,因拉風箱時間長了,也會感到胳膊酸痛,也就再也不愿拉它了。

  及至到了上學的時候,我就更熟悉了風箱。因我本家一個老哥就是木匠,村子里找他做風箱的很多,據說我家那個較新的風箱就是他給做的。兒時經常到他家去找他兒子玩耍,一進門,就見他家的通間里擺放著木匠工具和一個個嶄新的風箱,還有正在做著的風箱,我那時的好奇變成了現在的記憶,使我了解了風箱的構造。

  它的形狀就像個長方體的木箱子,這個木頭箱子里裝著一塊綁扎著滿是雞毛的長方形木頭活動夾板,這是用來抽風和送風的,綁扎上雞毛抽得風力大。在風箱的前方有兩個圓孔或方孔,將兩根表面光滑、質地堅硬的木棍或長方木固定到綁有雞毛夾板上,就成了風箱拉桿,用以推拉活塞。在風箱的一側還有一個活動的小門,小門是用長方小薄板制作的,掛在風箱口。吸風時,它就自然張開;送風時,它就自然閉上,把通過推拉產生的氣流推出來。做好了風箱,就放在鍋灶留著風箱孔和進風道的那一旁,把風箱的出風口插進鍋灶的進風道,密封好,防止氣流漏掉。這樣,拉起風箱,就可直接把風送進灶膛。

  在那個年代的鄉村里,幾乎家家戶戶都有風箱,都在拉著風箱做一日三餐。清晨,看著一家家的炊煙裊裊升騰,聽著一戶戶的“呱噠、呱噠”的風箱聲,腦海里頓然繚繞著鄉村生活氣息。時而這家傳出“呱噠、呱噠”聲,時而那家傳來“呱噠、呱噠”聲,此起彼伏,遙相呼應,這持續不斷有節奏的風箱聲,既像是鄉村生活的變奏曲,又像是鄉村里一道道動聽的交響樂,還如同唱著一首首古老的民間歌謠,還猶如鄰人們用這種方式表達相互間的心靈對話,“呱噠、呱噠;呱噠、呱噠、呱噠……”

  風箱還是判斷人們勤懶的最有效工具,聽著街坊鄰居拉風箱的聲音,就可判斷出誰家的女人們的勤快與懶惰。有些剛過門的小媳婦,知道持家過日子,很早就“呱噠、呱噠”地拉著風箱做飯,常聽到有的鄰居說:“你看看XX家的小媳婦真勤快,又在‘呱噠、呱噠’做飯了,這樣的日子還有過不好?”“是啊,哪個勤快、哪個懶聽聽這拉風箱聲就知道了。”

  風箱還可大致判斷一個家庭的幸福程度。一個幸福的家庭,風箱里發出的是平穩、均勻、高亢的節奏;一個不幸福的家庭,風箱里往往發出雜亂、不穩、低沉的節奏。即便同一個家庭的不同階段,風箱里也會拉出不同的節奏。尤其是在一個不幸的家庭里,生活的不幸已使其沒有心思拉起風箱,或是病懨懨地拉著風箱,把自己不幸的心聲已拉進了風箱里,隨著風箱的“呱噠、呱噠……呱……噠”聲,像是如泣如訴,在向人們哭訴。

  在那時的鄉村,拉風箱既是個體力活,又是個半拉子技術活。該急火的時候,就要快拉起大風吹大灶膛里的火;該慢火的時候,就要慢慢地、輕輕地拉著風箱,使灶膛里的火輕輕地、細細地做著飯。該?;鸕氖焙蛞;?,不該?;鸕氖焙蛞膊荒芡;?,這都是拉風箱的技巧和要領,可萬萬馬虎不得。我在姊妹仨中是老大,兒時常常幫著祖母、母親拉風箱,也就遇到過一個個問題。

  記得有一次,母親洗了大半鍋紅薯,加上水,收拾好鍋,就到村委上班去了,讓我在家拉著風箱燒火煮紅薯。我剛拉了一會,鄰居小伙伴就來找我玩耍。于是乎,我拉一會風箱,就玩一會,再拉一會風箱,再玩一會,把火燒滅了幾次,把父親一天劃拉的松針燒去了一大半。結果揭開鍋一看,煮的紅薯還是繃硬繃硬,這可把我倆急壞了,不知怎么辦好了。等到母親從村委回來,已快到吃飯時間了,一看鍋里的紅薯就明白了怎么回事,這紅薯也沒法吃了。她一邊數落著我,一邊重新拾掇著鍋,只好趕快做著現成飯了事。后來我才知道,那叫把紅薯“煮木硬了”,就是因為拉一會風箱,就到一邊玩去了,想起來再拉一會,這樣,永遠也煮不爛紅薯。有了這次教訓后,我再也不這樣拉風箱了。

  還有一次,我放上箅子,把飯放到箅子上,忘記了添水就急急忙忙地往鍋灶里引火、開始拉風箱,結果一會就聞到一股煳味,揭開鍋一看,鍋底都快燒煳了,靠鍋底的餅子烤煳了,就連箅子的一面也冒著火星,燒缺了一塊。我剛要往鍋里加涼水,回家的母親一看,急喊:“別加涼水,加涼水容易炸鍋。”我舉到半空中的手這才停了下來,母親說,讓它自己慢慢冷卻下來。

  兒時還見過臨時煎鏨子時拉風箱的場景,用力拉著燒煤的急火,燒的鏨子通紅通紅,用錘子輕輕敲打,就整好了形,再放到涼水里一淬火,只聽發出“哧哧”的聲音,這聲音聽起來很好聽;我還見過鐵匠爐里拉風箱的場景,伴隨著紅紅的爐火,匠人的號子聲,拉出風箱的調子,時而長,時而短;時而急,時而緩。我還見過鄉村舉行婚宴拉風箱的場景,叫做“蒸大鍋”,大多都把鍋灶、風箱支到庭院里,安排一壯小伙或能干的女人專門拉風箱,一一蒸煮著上席的雞鴨魚肉,一拉起風箱就幾個小時甚而一天,那樣的拉風箱可真叫累。

  隨著時代的發展,風箱已漸漸遠去,淡出了人們的視野。如今的新農村里,幾乎家家戶戶都用上了液化氣躁、煤氣灶、電熱鍋、電磁爐等,農家院里很少看到那裊裊的炊煙,很少聽到那“呱噠呱噠”的風箱聲,可不知為什么,我卻愛聽那久違了的“呱噠、呱噠”聲。
上一篇:致我的女兒
下一篇:心,不會褪色
你可能感興趣的
?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