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別山主峰山高人為峰

類別:人生感悟 | 發布時間:2020-01-01 | 人氣值:599
  散筆大別山主峰

  時隔十五年,當那一口大鐘重新落入眼簾的時候,瓦藍的天穹里掠過的山風悄然帶給人一種風煙俱凈的感覺,澄澈開闊的視野里,蒼茫的深處,山高人為峰。

  --重返大別山主峰

  1

  十五年,是一個嬰兒從呱呱墜地到長成風華少年的時間。當太極廣場舞臺上,大別山主峰首屆音樂篝火晚會主持人有獎提問主峰海拔高度的時候,我第一個舉手但沒上臺回答。清晰的記憶里,第一次接觸到的那個數據是1729.13米,與主持人公布的答案最新數據1729.33米相比,自己身處的這座大山用十五年的時間長高了二十厘米。

  或是技術的謬誤,或是人類對于滄海桑田的遲鈍知覺。但這些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闊別十五年之后,這一次的主峰旅途又會帶給自己什么樣的感慨,是豪情依舊還是歲月蹉跎的感傷?抑或是,在原始的叢林深處尋得想要的風景,在一覽眾山小的絕頂之處喚醒沉睡的激情?羈縻的人生路上,不曾放下的是一種跨越的念想。

  其實十五年間,曾經無數次徘徊在主峰之下。在仰望中咀嚼過那里人間四月芳菲盡的意味;在夏日里想象過那里濃云、暴雨、彩虹的壯觀景象;在秋日里想象著描摹一幅萬山紅遍、層林盡染的波瀾壯闊的畫卷;在冬日里稱量自己是否還有年少時穿越冰雪叢林的勇氣。這些念想的時光里,昔日的主峰依然靜默在輪回的時光里,任春去秋來,風霜雨雪。

  山中的夜,涼意襲人。熱歌,勁舞,篝火,帳篷。攢動洶涌的人群里,無從確認,有多少人是為逃離山外那個喧囂的世界,來這里尋找一個放逐的時空;有多少人是為了這一方山水的魅力吸引,來這里偎依自然的懷抱;有多少人是為了來這里陪親伴友,借富氧的空氣親密彼此的距離;又有多少人是為了來這里仰望星空俯瞰大地,探尋一些關于活著的哲理。這一切無從知曉,只在一種意念的深處,熊熊篝火用灰燼的方式安靜地把自己送入萬籟俱寂的無邊夜色。

  2

  相比依然燥熱的山下,山上的清晨給人以深秋的涼意。車到掛天瀑下的時候,已然是“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停車處已經有了從此登頂主峰的人停下的車子。

  蜿蜒的臺階在濃密的林子里以向上的姿勢延伸,晨曦的光亮穿透濃蔭的縫隙,柔和地照拂著散落階面的落葉。偶爾早起的鳥兒用一兩聲清脆的啼聲唱和路旁的溪流,巨大的亂石形狀各異,披著青苔,或呵護一棵棵枝椏疏斜的古木,或彼此依靠成雜亂卻堅實的造型,粗獷且蒼涼。石間的溪流,導引著視線向它的來處搜尋,隱約里,一掛白瀑如從天降,從高約數十米的懸崖飛流直下。濺起的水霧隨著腳步的趨近沾染在臉頰、眉毛上,涼颼颼的,但這并不能阻止我們的極力仰望。似乎在這深山峽谷里,這道被命名為掛天瀑的瀑布孕育著這座大山的某種靈魂,才這么飄逸、靈動,萬年不絕吧。那一道刀劈一般的懸崖,也因了這一掛瀑布而不寂寞于這天地之間。石為山骨,石因水魅,這一剛一柔之間,于是便成就了高山流水的不離不棄。

  循水而上,小路彎彎。大山深處向上的路,蜿蜒曲折,跨越一道小溪,拐過一道懸崖,又鉆進濃密的叢林,一行人歡快的穿行中,彼此默契地指點著發現的每一處景致。這里,一兩棵桔??銎戀淖仙ǘ?;那里,一棵枯松早已沒了生機卻頑強地傲指藍天;左邊,萬丈絕壁寸草不生,是傳說中的蓑衣塔;右邊,那一溜需一兩人合抱的松樹臨崖排列,是五龍松么?

  向上的途中總是充滿追逐的動力。而所有落入眼中的一草一木,即使在平常路邊那么地不起眼,或者在無數次遙望中也看不到的感覺,在這一路上都格外別具風情。讓人忍不住一再駐足,在習習山風中安靜地享受來自大自然原生態的饋贈。

  3

  峰回路轉,九曲十八彎后,一抹陽光掠過樹梢,小路也伸出叢林,空闊了前方的視野。瓦藍的天空下,點點白云優雅地游曳在觸手可及的空中。大片起伏的山脊,原本是森林防火帶吧,喬木都被砍去,披覆著沒膝深的蒼郁雜草,草叢里成片成簇的野花兒,紫色的,黃色的,紅色的,如同綴滿綠色地毯的的錦繡,在這高山之脊安然、純凈地燦爛著,讓人窒息。目之所及的遠方,看不到盡頭的山峰錯落綿延,山與山之間的谷地里,氤氳著未曾散去的晨霧,如夢如幻。轉身處,穿越松梢的陽光直射一株燦黃的野花,七彩的光暈滿滿的都是虛幻的迷離。

  沿著山脊,新修的步游道如同一道舒緩的曲線,延伸向頂峰的方向。通透澄澈的藍天之下,所有大山的綠色在遠望里給人以蒼莽厚重之感,而三三兩兩的游人似是完全沒了攀爬的疲乏感,那向上的姿態像極了行走在朝圣的路上。虔誠的畫面感讓人無由地肅穆。

  舒緩的臺階踩在腳下,每一步里,都似乎有一種來自天際的氣息縈繞身心,彌漫在每一次呼吸里。行走在海拔一千七百多米的山脊之上,所有的雜念似乎都消散在這周遭無遮無擋的天際。頭頂著最美的藍色,眼見著白云似乎飄在眼前,偶爾,一塊巨石改變了小段路線,卻帶給人粗獷亙古的依戀之感。這份行走的感覺,也許便是身在人間,心在天上了。

  4

  “當???當???”不知是誰,敲響了感覺失去了渾厚略帶沙啞的鐘聲。鐘聲,也驅散了我眷戀的心神。循著鐘聲望去,不遠處的三角鋼管架下,懸著一口銹跡斑斑的大鐘。略顯破敗蒼涼的大鐘,剎那間敲醒了十五年前的記憶。

  那是千禧年,為了全省迎接世紀曙光,同時也為了借此契機吹響開發大別山主峰旅游的號角。縣里專門撥款當時的瑪鋼廠,鑄造一口“世紀神鐘”,送到大別山主峰制高點,作為一道人文景觀。但鮮為人知的是,當時瀕臨破產邊緣的瑪鋼廠幾十號老師傅為了鑄造這口鐘,殫精竭慮幾十個日日夜夜。時至今日我依然不能忘記,當第一口神鐘揭開滾燙的面紗那一刻,空闊的車間里寂靜無聲,所有的工人師傅都在等待著,那不僅僅是一口用來喚醒大別山沉睡千年勝景的神鐘,那是能給他們帶來二十萬救命錢的真正的神鐘啊。但是,當發現那口中全部呈現蜂窩狀,宣告鑄造失敗的那一刻,我不敢繼續開著自己的錄像機,我不忍心記錄下師傅們跪地失聲痛哭的場景。那一刻,有幾人知道?又有多少人還會記得?

  實際上,這后來掛上山巔的神鐘是一口預備模具鑄造的,比原先設計的第一口整整矮了半米多。也就是眼前這口我曾見證其誕生的大鐘。

  撫摸著大鐘銹跡斑斑的身軀,用手指觸摸那依然比較清晰的“世紀神鐘”幾個陽刻大字,眼見這周遭瑰麗的山川,忽然覺得:悠悠大別山,山依舊,鐘不再。有些歷史,鮮有見證,但不能忘卻。

  極力收起關于神鐘的記憶,站在這主峰高地,極目遠望,安徽金寨、鄰居羅田以及背后家鄉英山的大好山河盡收眼底。遠遠地,層巒如浪,起伏在天地之間,已不是一句壯觀所能形容的了。單單,吹亂發梢的山風便會給人以曠古的寧靜通達之感。又何必去說當把身心至于頂天立地的境地,看四周,峰巒如聚那種豪邁與通達感覺呢?

  只是,當目光觸及斷為兩截的“大別山主峰”碑石那一刻,一些思緒便莫名地在這無極之巔散發開來。其實關于大別山主峰歸屬,長久以來一直被兩省三縣所爭搶,這塊無辜無聲的碑石便是曾經歷史的見證??墑敲蝗酥?,到底有多少人考量過,當一座山孕育了一方人民,護佑了一方水土億萬年之后。在某一天,這個被荒涼了不知多少年的山頂被人關注了,然后爭搶。似乎,一個用數字表達的高度便是世俗里擁有的表證。卻無視世間所有的山,只有當你抵達,領略它的風情,讀懂它的意蘊,更是勝過那搬不動的擁有。

  看看這千山綿延,萬峰聳立吧。億萬年來,這座山阻隔江淮,襟連鄂豫皖,無聲里靜默著,彼此相連,不言離分。緣何,一定要人為地用一個數字,用一個名字去占有呢?你來過,站上這高地,你便山高人為峰。

  5

  對于一座山來說,感慨或者眷戀,登頂了終究還是要回到山下的。慶幸的是,這座叫做大別山的山,當我第二次登頂的時候,十五年的時光對于這座有著億萬年歲數的山來說,仍然保持著“我見青山多嫵媚”的從前。一如那幾處散落峰巔石縫處雷達站舊址一般,用石頭的堅韌固守著時空里不變的風華,讓人保持著最初的記憶。

  這一趟登頂的一上一下,其實像極了人生,就如我們從呱呱墜地到垂垂老矣,就如人生中的許多起伏。只是難得的是,如何在這一上一下里不讓驚喜的欲望沒落。

  下山的路,我們依然沒有選擇讓人驚險刺激的玻璃棧道,算是給自己下一次的到來留下一個理由。循著小路,去感受這座山的真實肌膚之美。穿行在原始的叢林深處,聆聽著山風的呼吸,親近古木的身軀,講述著關于山的故事,討論著關于上山容易下山難的話題,輕松且愉悅之間,上與下帶給人更多的感觸,感悟。及至,重新站在這巍峨雄壯的山下,再次審視這座剛剛被征服的山,心里的通透依然如在峰巔:那個站在山巔的我,一定在微笑著,俯視著此刻正在仰望的我。
你可能感興趣的
?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