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瘋·情之戀(1-4)

類別:愛情短句 | 發布時間:2016-02-17 | 人氣值:599

极速快3 www.ojsya.com 【南呂·四塊玉】風情

蘭楚芳

我事事村,他般般丑。丑則丑村則村意相投。則為他丑心兒真,博得我村情兒厚。似這般丑眷屬,村配偶,只除天上有。

一、由來,京都繁華,奇葩相遇

兩人若是有了情,又管他雙方長得如何驚天動地。

這里是京都之地,全國最繁華的地方。日夜喧囂,人來人往,絡繹不絕。大街小巷更是酒茶米糧、胭脂水粉等隨處可見,這可謂是方圓百里人民夢想生活的地方。當讓了,這太繁華的地方,也有讓人煩惱的事。所謂人多口雜,有了錢的人更是千方百計的挖掘娛樂的東西,只要京都一有風吹草動,這消息不出半天,肯定成為人們飯后的談滋。這挖小道的功力,可謂是無孔不入的程度。

就是哪家的母狗生了幾只崽,是什么品種都能一清二楚,更不要說是哪家的男人背著自家老婆小妾偷上妓院還被捉奸在床,這樣的大新聞更是屢見不鮮。本來還以為京都民間會有片刻的安寧,卻不料,宰相家的小女兒葉“丑”竟終于能如愿的將嫁給城西木家的傻兒子木“瘋”。這消息可謂是千濤駭浪,京都人民更是噓唏不已,瞬間如炸開的水一樣沸騰,有人拍手叫好,也有人不以為然,等等都有。總之“瘋丑”之戀將夠京都無聊的市民玩味一段時間了。

這木瘋其實本叫木風。他這人有些異類,就被人們自動改了名字。說這人奇葩到什么程度,說來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從小就只愛笑,不愛講話,感覺就是智慧與呆板的化身,所以也沒有小伙伴。別說讀什么四書五經當個書生了就練練武,他也沒那個俠士的命,不是看見書就撕,就是瞧見到槍就哆哆嗦嗦。父母對于他這個樣子也不抱什么希望,只要求他不惹是生非就好。木風就在無人注意之下自娛自樂的度過了他的童年,雖然我們正常人無法理解他為什么每天躲在木柴堆里比比劃劃也能過一天。

木風是家里的次子,他上頭還有一個哥哥,叫木陽,比木風大兩歲。這了不得,從小就聰明,更是喜歡舞刀弄槍,因此也是父母最喜愛的對象,前年剛好十八時更是拿回了個武狀元,木家父母更是對著兒子百般滿意,風光一時,從此卷起鋪蓋跟著大兒子到城北木武狀元府享福去了。

其實在父母高高興要搬家時,木風這小兒子又做了一件讓所人都想不通的事。他死活不跟父母哥哥去過優質生活,把木夫婦兩氣的都要斷絕關系,木風就是無動于衷,父母無奈,只能自己走了。在偶爾想起這兒子,就回來看看,不記得就任這兒子自生自滅。木風從兩年前就一個人生活在成西的老茅房里,有人好奇問他為什么不去大府里生活,他傻乎乎的說“哪里沒木頭”。

說到木風對這木頭的癡戀程度也真叫人想不通,難道這木頭還能當方吃不成?木頭肯定是不能當飯吃的,木風也還沒瘋到那種地步。其實木風就喜歡用木頭刻各種各樣的木像,用現在的術語就是木雕藝術。

不要說,他還真有這天賦,小時候就能刻的有模有樣,現在更是出神入化了,特別是刻人像更是活靈活現。有了這手藝,就算沒了經濟來源,他也不至于餓死。正當他真的拿上自己的工具往街角上一擺,京都市民又一片嘩然,一開始還有些人笑他,但最后就只有羨慕嫉妒恨的份了,然更多的是驚嘆與他的手藝。現場邊看人邊刻或只要買主說出個形狀,就沒他刻不出來的,真真是牛逼轟轟。

木風做生意也特立獨行,不管街上多么的熱鬧,他也不參與,就埋頭刻他的,買主問他多少錢時,就伸出五個手指,一律五個銅板。做生意更是不按時間,有時候早上來,有時候中午才來,有時候更是兩天來一次,可謂自由自在賽過了神仙,京都的大商人都感嘆自愧不如了。當然,木風是不會知道他自己早已名揚千里的事的。

說到木風為什么會跟宰相家的小女兒葉“丑”搞在一起呢?這還得從他倆的第一次奇葩碰面開始說起。

其實葉“丑”本來叫葉情。“丑”這號依然是有智慧的京都民間給悄悄替換上去的。說她丑,也是一種夸張的說法。其實不過是生來左半邊臉覆蓋著一大塊黑痣,說白了就是胎記。如果忽略了它,可以說葉情是難得一見的美女,特別是那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生的那是驚為天人。木風也是因這雙眼睛從此對葉情念念不忘。

這天葉情姑娘拗不過綠兒這丫頭,被拉出門逛集市,如平常一樣,臉上還戴了塊面紗。木風這天也早早的來集市擺攤。葉情被綠兒拉著手在集市上到處晃悠,左看看右看看,逛來逛去就到了木風的小攤旁,葉情覺得這人弄得小東西真好看,比她見過的所有東西都好看,她想看看做這東西的人是什么樣的,就大著膽子往前面擠了擠。

瞧見一個正在埋頭比劃的年輕人的右側臉,長得很平常。葉情也不知道盯著人家看有什么不對,但木風卻抬起頭來與她視線撞了個正著,順帶咧嘴一笑。葉情瞬間覺得自己整個人都燃燒了,從右邊臉到右耳根,一片通紅,她趕緊將頭向右邊扭過去。

這時,突然從街頭那里傳來各種喧嚷的呼喊聲。木風站起身來看,就在葉情轉身的瞬間,一陣疾風唰地從她身邊劃過,她避之不及,連向后退兩步又站之不穩,向后倒去,木風本來愣愣的站著,還摸不著頭腦,突然他前面落下一個黑影,習慣性的他伸手一接,這一接他就再也移不開眼睛了,被葉情那雙眼睛給勾了去魂。倆人就這么坎著大半天,都回不了神,葉情從下往上看著木風,就知道心里撲通撲通地亂跳。

二、少女心

還是綠兒先反應過來,嘩的一聲叫到:“小姐,小姐,你沒事吧?有沒有傷到哪?”剛才葉情倒下的瞬間,把她嚇了一大跳,只能捂住自己的眼睛,心里只想到兩個字“完了”,這時候才敢把雙手放下。葉情聽到丫頭的吼叫聲,打了一個機靈,迅速轉過身站好,還不忘推了木風一把。木風退了半步,依然盯著葉情傻笑著,葉情又覺得自己的臉開始升溫了,忙轉身埋頭拉著綠兒就急匆匆的往回跑。

原來是一匹帶著空車的烈馬橫穿過街,才造成了這混亂的場面,葉情的面紗也在倒下那時不知所蹤了。

跑出去好遠,葉情才停下腳步,偷偷回頭瞄了一眼,綠兒一開始還覺得奇怪,這會兒看見她家小姐這模樣,眼睛一亮一轉,就立即知道了自家小姐為什么落荒而逃了。她湊到自家小姐面前,故意慢吞吞道:“小……姐……,你是不是……是不是……看上那個人了?”

葉情眼睛瞪眼,裝出兇巴巴的表情,急道:“什么看上,不要胡說八道,小心本小姐不理你,還叫爹爹扣你月銀”。說完自己假裝急匆匆地往前走,但她那雙紅如西紅柿的薄耳,出賣了她此時的心情。綠兒跟在身后掩嘴偷笑,道:“小姐,我跟你這么多年還不知道你想什么?你也不用對我害羞。明天我就去幫你打聽打聽那人的情況。”葉情不以為然。

這一晚葉情失眠了,翻來覆去就只有木風那張傻笑的臉……別說,木風這晚也差不多一夜沒睡,一直忙活到天邊范起魚肚白才穿進被窩,沒幾下就聽見了淺淺的呼吸聲,要是仔細一看還能發現他的嘴角一直高高上翹,如同一個嘴饞的孩子,吃到了垂涎已久的美味……

三、再相見,此相連

第二天一大早,當葉情還在被窩里渾渾噩噩時,被綠兒的大嗓門給弄醒了。綠兒比她小四歲,正是好玩的年紀,平常沒事也總愛嘰嘰喳喳的,真真是個只好不知壞之人。只聽她由遠至近的聲音:“小姐…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葉情趕緊制止她:“急什么?總是毛毛躁躁的,慢慢說!”綠兒嘟著她的小嘴,假裝低下頭委屈的道:“我這還不是為了小姐的將來的幸福著急嗎?怎么某些人就不知道感恩呢?!”少許,沒聽見葉情有反應,又忍不住偷偷抬起頭疑惑問:“小姐,你就真的不想知道昨天救了你的那個人的事?真一點兒也不好奇?”葉情聽到這瞬間坐直了身子,本來昨天她以為綠兒只是說著玩來著。

但又瞧見綠兒笑瞇瞇正得意的眼睛,只能假裝滿不在意的說:“既然你這么強烈要求有一個傾聽對象,你家小姐我就勉為其難的聽聽,救救你這個小話嘮,所謂救人一命,勝造七途浮圖,也算個為你積個福了。說吧!他怎么了?”

綠兒聽到這,哭笑不得。只能對自家小姐翻了個大白眼,一本假正經,捏著喉嚨:“那個一見我家可愛的葉小姐就樂乎乎的人哪,大名叫木風,至今還未有婚配,原來是木武狀元的親弟弟,不知何故他自己呢,自己非要住在城西的老破房子里,聽說還死活不到城北去享福,街上的人都在傳言說……他是個大瘋子。”

葉情聽后,呆愣了許久,才自言自語:“原來是他,前些幾年傳得沸沸揚揚的不回享福的瘋子。管別人怎么看,我倒覺得他挺好的。”綠兒沒聽清她家小姐低咕的話,“小姐,你說啥?什么好?”

見葉情深深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理人,她那雙眼睛咕嚕來回一轉,意由心生,撲上去,摟著葉情的胳膊期待道:“小姐,今早我見他又到集市上來了,今天我們去找他吧!去吧!去吧!我現在頗不期待的想看他那傻樣兒,真好玩!”

葉青本來想說這樣不好,就讓綠兒搶先:“沒什么不好的,我們又不是去做傷天害理的事。要是小姐覺得沒理由,就說來感謝他昨天的救命之恩。得了別想了,趕快換衣服吧。”大概半炷香的時間,兩人就這樣拉拉扯扯的出門……

等主仆二人從出門到集市已經日上三晌了,開門做生意的小店早已收足了早餐錢,正準備樂呵呵的等待下一輪的食客。集市上還是如平時一樣熱熱鬧鬧,葉情這回也戴了面紗。遠遠地就見木風呆坐在那里埋頭苦干,葉情久久停住腳步猶豫不敢過去,綠兒走出幾步不見自家小姐,返回來拉著她走過去,葉情無奈只能慢吞吞的埋頭跟在綠兒身后。等到了木風面前她又想掉頭跑掉,可惜綠兒已經喊出了口:“喂,你就是那個木風!抬起頭來,我家小姐有要事找你。”

說完又忙把葉情從她身后拉到前面來,自己笑嘻嘻的躲到一邊去了。木風聞言有點茫然的抬起頭,但一見到是昨天那位讓他念念不忘的戴面紗的可愛姑娘,立刻就沖著葉情傻笑起來。葉情見此,只能硬著頭皮疙瘩,連忙到:“謝謝你昨天救了我,我……”

她話還沒說完,就見木風在那里忙著往衣襟亂掏,只能停住話語尷尬的等著,不一會兒就見木風拿出一個木頭玩意兒,還雙手捧到葉情面前,見葉情帶著沒反應,又將雙手往前送了送,示意她拿著。葉情反應過來,指指自己,疑惑:“要給我的?”

見木風將頭點得跟小雞啄米似的,沒由來嘴角彎了起來,忙伸手拿了起來,一看就嘴角更加向兩邊翹了起來。當然,木風是看不見那笑容有多美麗的。“很像,也很好看,我很喜歡!真的很喜歡!”

抬起頭見木風還兩眼期待的站著,葉情趕緊說。說完又急忙從自己的衣兜里摸出隨身攜帶的秀有一對鴛鴦的香包,遞給木風。少頃,見木風還呆看著,沒伸手要的意向,她上前一步,伸手拉過木風的一只手就將香包往里塞,合起來,也不管他要不要。盯著他看著,木風愣了挺久,才憋出來一句:“好看,”之后就又開始直盯著葉情傻笑。葉情被看著有些別扭,低頭丟下一句:“我叫葉情”。就拉著綠兒急匆匆跑了。

四、你知我知,溫馨畫

葉情一進家門就直沖自己的房間,只留給綠兒一道匆匆的背影。房間內,葉情對著木風送的木頭人傻樂呵,當得了個什么大寶貝似的。這回我們明白了了,原來木風昨晚忙了一夜是為了刻這木頭人像,瞧瞧!

還真像葉情的縮小版。特別是那雙眼睛刻得真真是叫人驚嘆折服,多一刀則畫蛇添足,少一刀則美中不足。我們回來說到木風,是人都覺得這人更沒救了,自從拿到葉情送的香包他就一直傻笑著,好像恢復不過來丟了七魂六魄似的。在街上的一些熟人見他這樣都直搖頭。

風情兩人有了這一次算得上比較正式的見面之后,其后面的發展還不是水到渠成!起碼對葉情來說是這樣的,木風我們本沒報希望他能有覺悟!后來葉情又找各種小借口跟木風講話什么“你手藝真好!”或是“這個是什么?”等等胡扯。

木風呢總離不開樂呵,但有時候等你憋著一口氣,他也會回答一兩個字;“嗯”“???”什么的,總算給你找回了一口氣(感嘆慢熱之人驚天地氣鬼神,像我這種急性子之人,要找這樣的人當老公,豈不是自掘墳墓,等著活活被氣死嘛,女主,小女甘拜下風)。

每每這時葉情的雙眸就會閃亮閃亮的,可能連她本身都沒發現。要說葉情一開始跟木風說話還帶點小緊張的話,但經過這豐富的第二次、第三次……經驗之后,現在的她可謂是本性側露。敢偷偷跟姓木的出雙入對,就差夜晚形影不離了,可恨白晝如此短暫,不念有心人依依不舍……

有時候葉情到集市上看著木風給人刻東西,一看就一整天;有時候木風不擺攤,她就自己跑去木風家,抱著木風養的兩只肥兔子,跟綠兒自娛自樂,到了傍晚主仆兩人才偷偷摸摸進家門;有時候她也跟著木風跑出城外去坎木頭,看風景……

大部分的時候葉情都戴著面紗,只有在木風家里的時候才拿下來。綠兒那瘋丫頭更不用說了,一出宰相府就是一匹小野馬,片刻不消停,但她還是有不當燈泡的自知之明的,每每都給自家小姐和木風獨處時間。

當然木風很少說話,兩人相處的大部分時間里都是沉默,但空氣里彌漫的氣氛卻不顯得尷尬。只要木風坐在那里刻東西,偶爾抬起頭來看看葉情,葉情就抱著兔子在傍邊也靜靜地看著他,那畫面說多溫馨有多溫馨,可謂情意綿綿,桃花滿枝招搖。

連載中……

你可能感興趣的
?
{ganrao}